官网、App都挂了?掌门入狱,高管集体离职,暴风到最后时刻了?

我们之前曾经长期跟踪过一支曾经的神股“暴风集团”(前暴风科技),说过他的债务问题,说过他的管理问题,只是没想到的是,一切都来的那么快,一代神股暴风集团似乎真的不行了,暴风影音到底是如何陨落的,在我们没有追踪的这段时间又都发生了什么?

一、暴风影音的真正倒下

11月21日晚,暴风集团公告,公司于近日收到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的《告知函》,由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业务规模进一步扩大,2019年报审计业务繁重,在时间和人员安排等方面已不能充分满足公司的需求,特告知辞去2019年报审计会计师

然而,这仅仅是丧钟响起的开始,根据《中国基金报》的报道,22日晚间,网上就有传出暴风影音的官网打不开了,或者打开之后也是乱码,完全不是正常官网该有的样子,显然已经没多少人维护了。

曾风靡互联网多年的暴风影音官方网站移动端和PC端以及App均出现问题,无法正常打开,貌似“猝死”,官网出现乱码排版,App则显示网络异常。另外,在某个职场社交App上看到,暴风的开发员工只剩下一个人,如今官网App都挂了,估计这个小哥也离职了。

让我们再把时间轴向前推到今年年中,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9月初,上海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冯鑫批准逮捕。

随着冯鑫入狱,整个暴风影音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迅速萎靡,10月30晚间,完成三季报披露后,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辞职。这也是去年以来,暴风集团经历的最凶猛的离职潮。

10月31日早间,深交所向暴风集团下发关注函,称关注到暴风集团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由于上述高管人员已经涉及到上市公司基本信息披露义务,而这轮辞职几乎就搬空了暴风集团具体负责信息披露工作的部门。对此,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尽快聘任相关高级管理人员,确保公司经营稳定,并能够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然而,这二十多天过去,暴风集团不仅没有迎来全新的高管班子,连最后的一丝维护似乎都没有了,似乎这一切都在显示暴风影音已经真正曲终人散了,想当年暴风影音刚上市的时候股价高达123元,但是如今暴风集团股价仅剩下3.66元,市值从当年巅峰的400亿元跌到了如今只剩下12亿,市值蒸发了超过九成。这样的暴风影音到底是怎么倒下的?它还有最后一丝希望吗?

二、暴风影音到底是怎么倒下的?

其实,在去年5月份,我们就已经发现了暴风欠薪半年的情况,当时只是觉得暴风遇到了危机,在去年12月份,我们发现暴风深陷债务危机的时候,我们只是在怀疑暴风有没有可能变成第二个乐视,然而到了今年7月份冯鑫被关的时候,其实我们还是觉得有一丝希望,只是到现在,这丝希望似乎也开始变得渺茫,我们不妨分析一下暴风影音到底是怎么倒下的?

首先,暴风陷入严重的资源陷阱。想当年暴风刚刚上市的时候,助中国股市少有的大牛市暴风科技的股价从最低的9.43元一路上涨到327.01元,涨幅达到3 367.76%,创造了36个涨停板,成为2015年的“神股”。创始人冯鑫,突然之间身家百亿元。虽然,当时的冯鑫并没有因此骄傲自满,而是用一碗“老坛酸菜面”来庆祝暴风的成功,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当时过于成功的暴风集团其实已经深陷资源陷阱,本来这只是一个形容国家区域经济的词汇,但是用在暴风的身上似乎真的非常恰当。

本来只是在视频播放领域位于第二梯队跟随角色的暴风,在突如其来的成功面前其实是有些迷茫的,一下子好几百亿的市值,如此巨大的市场成功,其实让暴风进入了一种极为困难的管理状态,本来作为一个二流的播放企业,大家对于暴风的期望都不会太高,但是一下子成为了焦点,无论是冯鑫本人还是暴风集团其实都陷入了资源陷阱,太多的资源和光环在自己身上,企业反而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上市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暴风就开始新一轮布局,一下子投入巨资,先后开拓VR虚拟现实)、TV(电视)、秀场、视频、文化五大业务,然而这五大业务没有一个能够成为真正的支撑。

其次,突然失去灵魂人整个企业陷入管理空窗。如果说当年爆发式妖股对于暴风集团来说并不是蜜糖而是砒霜和资源陷阱的话,那么今年7月份的冯鑫入狱无疑成为压垮暴风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和大多数互联网公司一样。其实,暴风集团一直都是一个只有一位灵魂人物的企业,冯鑫对于暴风集团的意义,堪比于乔布斯之于苹果、马斯克之于特斯拉,当这位灵魂人物在的时候,虽然暴风集团风雨飘摇已经算是一条到处漏水、四处透风的破船了,但是毕竟还是有一位可以力挽狂澜的老船长让这艘船不至于倾倒。但是,当冯鑫入狱无法掌控暴风,暴风就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完全失去了挣扎的可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慢慢沉没。

第三,暴风集团债务活活拖到终结。其实,我们看到的是,在暴风集团最好的那段时间,虽然是烈火烹油,但是每个业务似乎还都有点起色,对于冯鑫来说,他却犯了一个兵家大忌,这就是控制欲过强,想干的事情过多,冯鑫也曾自我检讨,不能将暴风集团的失误归结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错误都来于自己,怪自己没有资本控制能力,怪自己没有业务严谨性的能力,怪自己好的时候膨胀,坏的时候蒙混过关……

其实,我们不妨做一个假设,假设暴风集团能够在发现问题的时候及时止损,像万科一样发现多元化不好的时候,壮士断腕,凭暴风集团这些年在视频领域深耕的优势,其实暴风还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的,只是一个人要学会“何时贪婪,何时谨慎”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终债务越欠越多,问题越来越重,暴风集团真正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如今,暴风集团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会不会有人能够站出来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只能期待有没有最后的奇迹出现了。

  • 图片:全景视觉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